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001400.com >
铸良法促善治 护改革助发展
作者:admin  日期:2019-11-22 08:20 来源:未知 浏览:

  78岁的后宝云精通彝族海菜腔唱法,掌握着100多套烟盒舞套路,作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他见证了《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保护条例》(以下简称《非遗传承人保护条例》)的施行,也见证着我州非遗传承因有法可依而薪火相传。

  多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像后宝云一样感受着我州立法工作的丰硕成果。近年来,红河州紧扣改革发展大局,紧贴民生热点问题,积极稳妥推进立法工作,在生态环境保护、特色产业发展、民族文化保护等领域加快立法步伐,为我州改革发展铸就良法重器。

  这些年来,后宝云抱着心爱的四弦琴四处奔忙,为非遗传习所、非物质文化遗产培训班以及部分中小学的孩子传授海菜腔演唱技艺。然而,多年前,海菜腔和烟盒舞传承的青黄不接曾让他忧心忡忡。

  红河州拥有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做好非遗保护,传承发扬传统民族文化,对于推进我州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但在近年来的具体实践中,由于上位法的相关规定比较宏观和宽泛,非遗传承在实际工作中还存在着“有法不好依”的问题。为此,州人大常委会启动了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保护立法程序。

  2018年8月20日,让后宝云振奋的好消息公布了!这一天,红河州使用地方立法权制定出台的第一部地方性法规——《非遗传承人保护条例》公布施行座谈会在蒙自召开,宣布《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保护条例》在同年9月1日施行。

  经过一年的实施,《非遗传承人保护条例》为我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提供了有效的人才保证。截至今年4月,全州共有各级代表性传承人1590人,其中,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15人、省级67人、州级334人、县级1174人。

  “要充分行使民族立法和地方立法‘二元’立法权,不断加快立法步伐,实现立法新突破。推动我州立法工作与时代同步伐、与改革同频率、与实践同发展。”2018年11月15日,州人大常委会主任普绍忠在全州立法工作会议上统筹安排新时期立法工作时指出,惟有站在改革发展的视角和立法实践的前沿,规范高效地开展立法工作,才能让法律与时代“同频共振”。

  按照州委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州的决策部署,州人大常委会广泛征集立法项目,积极开展立法协商,突出重点领域立法,编制2018年至2020年立法规划,明确制定相关单行条例和地方性法规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进一步增强立法工作的针对性、前瞻性和计划性。通过多年努力,截至目前,我州已制定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29件,内容涵盖生态保护、民族文化保护、产业发展、教育、卫生事业等方面,这些条例的制定和实施,有力地保障和促进了我州民族团结稳定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

  新时代,立法工作紧紧呼应着人民群众不断升级的民生期待。一直以来,州人大常委会不断改进立法方式,主动回应社会各界呼声,坚持针对问题立法、立法解决问题。

  “随着全社会法制意识的不断增强,人民群众对立法的期盼,已经不是有没有法律法规,而是法律法规制定的好不好、管不管用、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州人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州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毕贵宏介绍,针对红河州传统特色优势产业建水紫陶和石屏豆腐的资源、工艺、品牌、文化急需保护并传承发展,产业发展需进一步规范的实际,我州于2014年制定了《建水紫陶产业发展条例》和《石屏豆制品产业发展条例》。

  条例的实施,对两个特色产业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保障和推动作用。建水紫陶的陶土资源得到应有保护、产业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紫陶产业从业人员达2.8万人,产值24.15亿元,“千年建水紫陶”正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而石屏县的豆制品产业也得到了快速发展,2018年产值达到23.6亿元,30多种豆制品产品远销国内外,赢得了“小豆腐,大产业”的美誉。

  除了立法项目不断向民生细微处覆盖,每一次立法和审议的过程也是一次民本理念的体现。如2018年8月2日,《红河州蒙自市城市管理条例(草案)》听证会在蒙自市召开。来自社会公众、人大代表、相关行业专家、学者和法律工作者等24位听证代表结合蒙自市发展实际,就条例中的立法依据、框架结构、具体条款等内容各抒己见,确保条例制定更加完善、准确和全面。

  近年来,根据立法工作新要求,我州立法工作的社会参与面进一步扩大,进一步推进了民主立法。人大代表、各党派、各界人士,都通过相应的立法程序参与到立法工作中来,保证公民对立法工作的有序参与,使立法更好地反映民意,体现民心。

  人大立法,不是立完了事。随着时代的发展,有的条例已不适应新形势,在解决现实问题方面显得力不从心,这就需要及时对这些法规进行调整或修改,从而让人民群众享受到更多的“法治红利”。为此,州人大常委会把“适时修法”和“因时立法”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

  今年7月1日,新修订的《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异龙湖保护管理条例》施行。翻阅新修订的条例不难发现——保护范围重新界定,责任主体由县人民政府变为州人民政府,新增了河湖长制内容,强化了异龙湖水体污染防治和生态环境治理保护措施,对部分禁止性行为和法律责任进行了调整……这么多条款一起“动刀”,目的只有一个——将异龙湖的治理由一湖之治向一域之治延伸转变,不断推进我州生态文明建设。

  “目前,修订《建水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条例》的调研工作也已经启动。”毕贵宏介绍,经过10余年的发展,1996年公布实施的《建水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条例》中,部分条款与当前的经济社会发展已存在不相适应的情况,条例修改势在必行。

  通过一次又一次有效的执法检查实践,红河州人大及其常委会把对条例实施的监督和追踪,作为立法工作的延伸予以重视和落实。在强化对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贯彻执行情况的检查,推进条例落实的同时,认真开展“立法回头看”,提出条例修订完善或废止意见,并适时进行修订,实现的是立法工作的与时俱进,保障的是我州改革发展之需。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州制定了单行条例4件、地方性法规2件,修订单行条例1件,还有多项立法和修订项目正积极推进,立法数量明显多于以往。”毕贵宏说,短短一句话的背后,是州人大常委会着力发挥人大对立法的主导作用、立法对改革发展的引领推动作用所付出的不懈努力。

  经过多年实践,我州形成了以《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立法条例》为主干,其他相关制度为补充的立法机制,实现了立法工作纵向各个环节、横向各个方面的制度全覆盖,保障了立法活动的有序开展,不断提升了立法质量。

Power by DedeCms